白常洁和他的夫人伊藤逸枝子-我的祖父和我的日本祖母

白肇中

白常洁(原名西垣、号茂林)(1871-1927)1871年生于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新筑镇西王村,家庭非常富有。其父亲白应泰是有名的大财主和绅士,拥有土地千余亩,遍布高陵、三原等地。他共有四个儿子,白常洁是老大,清朝末年白常洁(大约在1887年)在西安上新学(中学)期间,看到有一个满族官员的子弟欺负汉族同学,他打抱不平,由于他平日与三弟白毓庚习武,结果打死了那个人,当时被清政府通缉,因此十余岁的他只身逃往内蒙,在内蒙生活了十余年,据说后来在内蒙成了家,后来(1905年初)西安的事情梢事平息后他回到西安,为了不引起麻烦,把用其字为名,进入陕西大学堂就读。由于中国国内战乱,交通和通讯都很落后,与内蒙方面失去了联系。不久(1905年10月),已34岁的他由陕西大学堂选拔以澄城县监生的身份,考取了官费赴日留学,先在日本帝国大学就读法律,毕业后因国内慈禧太后镇压维新派,无法回国,故又在日本法政大学专门部法律系续读,1910年毕业。在东京大学就读期间他与其在日本东京振武学校留学的弟弟白毓庚(曾任同盟会陕西省分会第一任会长)一起参加了孙中山创办和领导的同盟会,曾任孙中山大总统秘书,积极参与推翻满清的革命活动。

白常洁在东京法政大学结识了同学伊藤逸枝子,1910年他们在东京结了婚。伊藤逸枝子是日本爱知县窑元人,她的家庭很富有,在名古屋开设有瓷器工厂。

1912年他们一起回到中国,先在上海逗留了一段时间,后回到西安。随后白常洁参加了陕西省众议员的选举,后任陕西省驻京议员和政治会议议员,在第一届国会第一期常会(1913.4-1914.1)、第二期常会(1916.8-1917.6)、第三期常会(1922.10-1924.11),以及护法国会(非常国会)(1917.8-1922.6)常会与焦子静、高增融、寇遐等二十一人为国会众议员。于1913年12月15日起和王恒晋任政治会议议员。他接受孙中山的嘱托进入北洋政府工作。袁世凯复辟帝制被粉碎后,1916年6月黎元洪继任大总统,白常洁任北洋政府总统办公室主任,后虽经几次更换总统,但他一直在总统府工作,任总统府资政,直到1927年5月因在孙中山逝世后工作一直不如愿,不顺利,情绪非常不好,加之理发时掏耳朵感染致引发败血症逝世于北京,年仅56岁。伊藤逸枝子一直在日本驻天津领事馆工作,1930年突患急性病逝世于天津。对她的突然死亡家人虽然感觉有许多疑点,但由于当时接管家务的姑姑只有十九岁都很年轻不知如何办,加之社会动荡,所以就不了了之。

他们有五个子女,女儿白富文(又名静一),1911年生于东京 ,当她以优异的成绩从清华大学英语系毕业时,学校要保送她去美国留学,但由于父母双亡,十九岁的她要管家,要抚育四个未成年的弟弟,所以放弃了赴美留学的好机会。1937年北京沦陷后,她带领全家回到西安,为了生活和工作,她又随“抗日干部训练团”南下去了重庆,在国防部兵工署炼油厂汽车大队任会计,在这里结识了她的清华校友该厂厂长兼总工程师的张明哲,并于1946年初在上海结了婚。张明哲(湖北汉川人),1935年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1936年清华庚款赴美留学,1937年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硕士学位。1940年为了抗日回国,执教于昆明西南联大,1941年兵工署委派他恢复西南运输处炼油厂任厂长,他找了陈冠荣(原中国科学院化学部委员、院士)、候祥麟(原石油工业部副部长、院士)等人一起白手起家,用原来的老技术,恢复了生产。并且当时为这两个有为的年轻人创造深造的机会。1945年日本投降,1946年张明哲受命前往台湾接收高雄炼油厂和新竹石油研究所等。白富文随夫前往。后来张明哲任国民党政府的台湾新竹石油研究所所长兼高雄炼油厂厂长,1960年后任台湾大学教授8年。1970年出任“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75年任台湾清华大学校长(第五任),任内成立电机工程学系、中国语文学系、外国语文学系,1981年辞去校务。1982年接掌“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主任委员,1984年辞职。后定居美国旧金山,1999年7月在旧金山去世)。

白富文因患心脏病到台湾后不久就被诊断患风湿性心脏病,1960年5月在台湾病逝,享年48岁。据说葬在高雄炼油厂厂区的后山上。由于她长期患病没有生育,没有留下子女。  

    大儿子白炳圻 1914年生于北京,1930年毕业于太原军校,刚毕业适逢“中原大战”,即被派往前线,任副连级督战队队长,因私放陕西籍逃兵,被判处死刑,但由于他在前线负伤,按规定必须在伤愈后执行。在医院疗伤期间,被陕西同乡营救,连夜送过黄河回到西安。回西安后,当时由任陕西省警备司令部司令的马青宛,安排他任司令部参谋,后又推荐他去西安市公安局,补一分局局长的空缺。当他见到西安市公安局局长时,那位局长提出要他交800块钱(银元)后,再给他下委任状,他当时非常气愤 ,当面大骂了那位局长,此后再也没有另找工作。1932年与刘贤淑结婚,后一起回到北京。由于计划搬家到北京,要把西安的产业全部处理,因他是大儿子,就由他负责此事,1933年-1935年间他频繁奔波于北京与西安之间,当基本处理完时,他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工作,但又不愿与当时腐败的军政界合流,于是与他的进步伙伴商议一起去延安,当一切都准备好时,发现自己患了肺结核,因此没能与他们同行。1937年春病故于西安东关大信巷。他与刘贤淑先后共两个孩子1933年生女儿白若谨(丽琳),一岁时患黑热病夭折,1935年儿子白肇中(小宝)出生。

二儿子白冲浩(号二弟)1916年生于北京,毕业于辅仁大学历史系,就职于甘肃省政府,任省长秘书,1946年与驻兰州国民党军队某部文艺队中尉杜明远结婚,1948年初生了一个女儿白新盈(圆圆)。1948年调任浙江省余杭县县长,1949年率部起义,在南京集中学习后,分配到河南省郑州市第一中学任历史教师。1965年因染结核病逝于郑州。他的妻子杜明远在她的老家河南开封市人民银行工作,退休后在开封曾开办全国第一家婚姻介绍所,她的事迹在中国妇女杂志上报道过。其女儿白新盈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她不顾母亲和家人的反对和一位支左的解放军士兵胡化现(湖北人)结婚,复员回到湖北山区农村,在生孩子的时候,因山村条件太差抢救不及时失血过多而死亡,留下了一个女儿。

三儿子白熙珍(又名冲汉.号三弟)1919年12月30日生于北京,1938年毕业于国民党在杭州的中央航空学校第十一期,在空军中任上尉分队长,1944年5月20日,出击在河南洛阳日军地面目标,完成任务后,在掩护战友返航时,被日军高炮击中殉国,葬于南京国际抗日航空烈士公墓。

四儿子白家珍(又名冲智.号四弟)1921年生于北京,就读于西南联大,由于远在昆明,加之在抗战期间各方面的条件都很差,师生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刻苦工作和学习,因此他染上了肺结核病,无奈在即将毕业时休学,1945年他到兰州二哥白冲浩处养病,1948年白冲浩赴余杭上任,把他托付给在“西安私立子宜育幼院”任教的大嫂刘贤淑,由于他患的是传染病,在育幼院这个环境不好安排,故又与新筑镇老家二妈家联系,所以他在老家住了近三年,1950年白冲浩在河南把家安排好后,把他接到开封二嫂杜明远处,不久于1951年就病逝了。

2011-12-10定稿


相关文章:刘东轩和他的妻子关口妇美子-我的外祖父和日本外祖母 白肇中

扩展阅读:辛亥先贤张子宜先生的故事

缅怀先贤暨高又明先生纪念网 http://www.gymjnw.com
主办:  高又明先生资料编纂委员会
策划编辑制作: 高启宏
顾问:张应超 刘殿昌
Email: gaoqihongxian@aliyun.com Tel:13152128580

陕ICP备09018100号